与朱元思书原文 吴均《与朱元思书》原文与翻译 吴均《与朱元思书》原文与翻译

时间:2021-09-14 00:58:32

吴军、朱原文及译文吴军、朱原文及译文以下文字资料由为大家整理出版。让我们快速看一下!

原文:

风和烟都是干净的,天山同色。从小溪里漂出来的,任何东西。从阜阳到桐庐,一百里,奇山异水举世无双。

水是淡绿色和绿色的,数千英尺到达底部。你可以和鱼和石头一起游泳。如果凶猛的波浪冲过来,他就会冲过去。

岸边山中有寒树,在负势中竞争,相互区分;争高指峰。泉水使石头兴奋,发出咝咝声;好鸟歌唱,它们押韵。蝉不穷,猿不哭。那些在天空中飞翔的人,看着山峰,歇歇心;关心世界的人渴望忘记相反的事情。横轲披,天还昏;细条交叉反射,有时看到太阳。

翻译:

烟雾完全消散,天空空和远山呈现出同样的颜色。随着河水漂流,让小船漂流。从富阳县到桐庐县大约100英里,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。

河水清澈洁白,在几千英尺的深度就能看到水底。鱼和细石可以清楚地看到,没有障碍。急流比箭还快,汹涌的波涛像奔腾的骏马。

海峡两岸的山上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,让人感觉又冷又凉。随着形势的发展,他们努力直耸起肩膀,仿佛在和对方竞争发展得又高又远;都在为高度而战,指向笔直,形成数百座山峰。泉水拍打着石头,发出清冷的声音;好鸟彼此和谐地歌唱,唱出和谐优美的声音。蝉一只接一只地叫,猿一只接一只地叫。急功近利的人,看到这些壮丽的山峰,就会平复对名利的热情;处理政务的人看到山谷就会流连忘返。斜枝遮住了它,即使是白天,也像黄昏一样黑暗,稀疏的树枝相互覆盖,有时还能看到太阳。

欣赏

吴郡以其山水散文在当时文坛独树一帜。根据梁书的传说,他说:“文风中有一种古老的风格,那些优秀或有效的人被称为吴君体。”《与朱书》是他的代表作。

这篇文章是作者写给朋友的一封信,但却突破了一般的书信格式,不是普通事务的叙述,也不是客套的耳语,而是对奇山异水的描写。“风和烟是干净的,天山共享同一个颜色,从溪流中漂浮,任何东西。”一开始,有一个节奏明快的新仙境,比如在陡峭的木板上行走。作者在浩瀚的河上划船,欣赏沿途的美景。“风和烟是干净的”,高爽在它的日子里是干净的。作者着眼于大局,为下面细致的描述勾勒了一个背景。同时也成为了“天山共享色”的陪衬。“天山同色”,险峻的山势耸动了九天,使山势挺拔。抬头望去,天山相连,万里无云,一色。这是“奇”山的比喻。“从溪流中漂浮,任何东西”。河上有一艘船,所以它只能随波逐流。这两句描写了水和船上任何事物的自然流动,暗示了水的“不同”,隐喻性地表达了作者的优雅感受。

“从阜阳到桐庐,一百里,奇山异水,天下无双。”作者承袭了上面提出的文学潮流,不得不说明位置、距离及其特点——“奇山异水,天下无双”。此时,虽然文章简单而淡墨,但是,山水形态已经初步显现。然后,作者一挥而就,描写就起来了。

“异水”——“水是淡绿色和绿色,千尺见底;你可以和鱼和石头一起游泳。匆忙之中,凶猛的浪潮正在奔涌。”作者在这里分两层写。第一,夸张地写出它的美。碧波荡漾,清澈透明;鱼群穿梭,争奇斗艳,逗人开心;形状奇特的细石屏障,吸引着五官奇特的人。鱼的移动使风景变得有趣;石头的沉默使鱼的表情变得可爱。两者相映成趣,生动传神,给人一种美与美的感觉。一是用比喻写出它的壮美。山高山大相连,天然水落差巨大,使之澎湃潺潺。波光粼粼,水声轰鸣,置身于这山这水,怎能不壮美而动情!

“怪山”——“高山上长冷树”。负面的潜在竞争,彼此。争高点,千峰。”在这里,没有重叠的岩石和陡峭的墙壁的迹象,但覆盖天空和切割云和雾的形状仍然可以看到。其实作者通过“冷”字巧妙地体现了出来:“冷树”来源于没有阳光的温暖,而缺少阳光是因为山的高度。“负势竞争,互不相让”。寒冷的树木,不畏高风冷,顽强生长,相互攀比,为大山增添了无限生机。“争高指峰”。冰冷的树木指向天空,参差起伏,蜿蜒曲折,像一座山。在这里,作者突出了树木的奇异性,通过树木的特点:对寒冷的适应能力、竞争和众多的描写来表现山的奇异性。这真是一个令人沮丧的操作。

"泉水使石头兴奋并发出咝咝声."当你游览这条河时,你可以看到水和岩石令人兴奋,溅起浪花,听到玲玲泉的声音。这两句话是文章的枢纽,从画形写貌过渡到临摹录音。作者一步一步写,一层一层着墨,呈现了境界。画面变换,创造自然。“好鸟唱歌,它们变得押韵。蝉不穷,猿不哭。”奇怪的山和不同的水导致奇怪的鸟和鸟的声音。鸟儿的歌声优美,晶莹剔透,充满了优美的韵脚,好听极了。空的山谷里,蝉和猿的声音在鸣响,一望无际,从侧面凸显出巍峨连绵的群山。

有奇怪的山和不同的水,奇怪的声音和奇怪的形状。自然,过渡是自然的;笔墨有序,环环相扣。“那些在天空中飞翔的人,希望登上顶峰;在这个世界上工作的人会看着山谷,然后忘记它。”有飞升野心的人,当看到这样的高峰时,也应该纵情山景而不作非分之想;被世俗事务纠缠的人看到这样的山谷会流连忘返,宁愿逃入深山也不愿做普通人。如果文章的正面是正面滴墨,那么就是侧面写,通过衬托背景来加强景观的吸引力。

至此,文章似乎结束了,但作者写了这样四句话:“白天还隐隐;薄带被反射,有时能看到太阳。”只有读者细细咀嚼,才能发现它的奇妙。一是起到重复渲染的作用。写树盖空,日日夜夜,既照顾了前面对冷树的描写,又为景观增添了奇异的色彩。二是使结构更加严谨完善。全文如作者发布的千里之行。在这里,我们收回双手,拿起文章的前四句,指挥经纬度。

独特的概念。文章里没有人物,但每个字都离不开人物。它为读者设计的环境和氛围是这样的:一艘船顺富春江而下,作者在船上欣赏风景。巍峨的山石,浩荡的河流,挺拔的寒树,清澈的猿叫,给人一种炫耀和拉扯力量的感觉;碧波、游鱼、泉水的鸣响、鸟鸣、蝉鸣久久不绝,清丽清丽,让人读后如诗如画。

无缝结构。这可以分为三个方面。

形式和声音。这篇文章有时以山川之形揭示画面,有时以鸟鸣之声,声量之大,做到形声兼备,使意酣畅。“如果你赶时间,凶猛的波浪就会冲过来。”波浪的形状把波浪翻过来,听到声音的声音:“好鸟唱歌,押韵。”模仿鸟弦的声音,可以看到鸟做爱的场景。文章就是这样写形声的,形听声,声有形,从而达到形声交融的意境。

虚拟和真实。如果说“飞向天空的人,望向高峰的人,照顾世界的人,望谷忘反向的人”是伪写作,那么前面的才是真写作。一方面,真实写作给人一种具象的感觉,也为虚拟写作提供了基础;虚拟写作进一步凸显真实写作。两者都表达“山奇水异,天下无双”。同时,文章中还有一些虚构的东西。在细节描写时,给人以广阔的想象空间,使人在意境上有凝练轮廓的美感;边城小说中有意象,从真实性的角度来看是合理的。

相见。“蝉不穷,猿无穷。”表面上看似乎写的是鸟鸣,实质上却是用声音反映山林的寂静。这是基于移动、书写和聆听的技巧。“横磕众人,天还昏。薄带被反射,有时能看到太阳。”光线随着树枝的密集而忽明忽暗,因为人在船上,船随波逐流。这是基于静态书写和动态。

钢琴相互交替。文章虽然采用骈文风格,但其中穿插着零散的句子,具有层次参差不齐的独特魅力。骈文起源于汉代的辞赋,南北朝时期发展异常,文风清丽、飘逸。然而,《与朱书》并不难,也并不华丽。在注重形式美的同时,清新淡雅,流畅和谐。这在当时形式主义盛行的文坛上确实值得称道。

《与朱书》一文描绘了祖国的大好河山,给人以美的享受和艺术造诣,也值得借鉴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8888888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